90岁于漪:我仍有壮志豪情

宇易和黄寅(照片中的受访者)

余一是谁?你可能不知道,但是你的老师,你老师的老师必须知道。自1951年就任教师以来,余一一直在教育教学的第一线战斗,从上海第一批特级汉语教师到班主任,再到校长。她参加了2000多个公共班,出版了600多万字的专著。教育部门采纳了许多重要观点。她的名字与中国的汉语课和基础教育密切相关。去年12月,上海杨浦高级中学名誉校长、原国家语言学院院长、国家中学语文教学研究所副主席宇易获得“改革先锋”奖章,成为100名获奖者中基础教育界的唯一代表。9月17日,余一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

宇易老师最近一段时间身体不太好。原定于9月8日参加的“永生、永恒教育——宇易程尚荣、李政涛基础教育改革70年”高端论坛也不得不缺席。在发给华东师范大学的视频中,宇易说:“我是一个80岁的老人,刚刚从危险期逃出来。我现在正在康复,但我仍然有着和年轻一代一样的雄心壮志,愿意让孩子们在快乐的时光里真正接受祖国的良好教育。”

教育的核心是价值取向

1929年,余一出生在江苏省著名的历史名城镇江。他家有五个兄弟姐妹。余一是最大的。他的父母从小就对他们非常严格。

宇易的童年是在国家悲剧的复仇中度过的。他父亲英年早逝,但他母亲坚决支持他的五个孩子学习。当日本入侵中国时,她看到邻居的房子被炸毁,人们死亡。逃到乡下时,他不小心摔倒了,下巴流血了。他仍然有伤疤。抗日战争胜利后,宇易在镇江中学读高中。宿舍是以前的马场。简单的木板用作床,灯被点亮...

在视频中,余一动情地说:“我的一生是教书育人,修身养性,以人为本。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来自旧社会,中国的现状实际上是一把双刃剑,既有旧社会的,也有新社会的。当时,该国80%的人是文盲。这就是我们当时的情况。”

1951年夏天,从复旦大学教育系毕业后,余一开始担任教师一职。从那时起,他在基础教育领域努力工作。今年,90岁的余一可以说见证了新中国基础教育70年的发展。也正是因为这种经历,余一在不同场合反复说:“中小学应该做些什么来培养具有‘中国心’的现代人呢?”

坚守教师职责

余一回忆起改革开放前夕去金山乡学校的情景,至今仍深受感动:“金山乡学校(当时)的班费是多少?一个老师一个班只分两根粉笔,学校门口没有像样的路!”我所看到和听到的不仅让宇易感到感激,而且她还相信孩子们现在在甜水中长大,必须给予他们不要忘记你的主动精神。

宇易引用梁启超的话说:“如果你知道谁该负责,你就是一个绅士的开始。”绅士的终结也是那些有责任的人的终结。教育的价值和意义与我们国家的繁荣和普通人民的幸福生活密切相关。为什么教师要用他们的生活来观察?你应该把这些理想和感受传播到孩子的心里,这样他就能知道自己有责任。"

“最后,我只是坚持我作为新中国教师的职责,因为我深深地意识到教育质量是教育的生命线。”记者注意到余一对教育质量有很多要说的。那么,她关心的教育质量是什么?“我说的不是教育质量,也不是某个学科的结果。教育质量的核心是教育的价值取向。我认为我们必须培养我们的下一代有中国的心和感情,学习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真正技能。”

学习一岁以上

宇易说:“我是一个二十多岁的老人,身体不好。然而,我仍然有和你们年轻同志一样的雄心壮志。正如任梁·龚(梁启超)所说,我不仅懂得理性和理性,而且一生都在实践它,认真地去做,这样我们的孩子才能真正在他们的全盛时期接受良好的教育。”

宇易的孙女、上海杨浦区教育学院研究员黄寅告诉记者,宇易非常关心国家大事和当前的一些热点问题。"奶奶不会忘记每天看报,她是我们家最好的学生。"

关于最近发布的《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宇易告诉黄寅,这为当前的教育指明了方向,有许多切实可行的措施,“比如,消除家长作业的局面,不要把作业变成家长作业,从好的方面来说,这表明家长越来越重视孩子的教育,始终希望得到更好的素质教育。然而,素质教育不是以数量、难度或进步取胜的,因为每个孩子都是不同的,所以在今天的课堂上,为了思考学生的明天,我们需要思考家庭教育在设定培养目标时是否过于狭隘和短视。与分数和排名相比,家庭教育应该更加注重人的培养。与机械训练相比,它应该注重培养儿童的识字能力,这样他们才能走得更远、更稳定。”黄寅说,她告诉记者,当她还是学生的时候,奶奶基本上不太注意自己的成绩,而是很注意兴趣的培养。

有媒体报道说,一个7岁的孩子每周必须参加6种不同类型的课程。宇易曾经说过,学校削减家庭作业,家庭增加家庭作业,社会组织忙于赚钱。谁会从这场磨难中受益?谁对孩子的伤害负责?她认为过高的期望对人有害。学生的成长、心理、生理和认知在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内在规律。他们既不能对它们视而不见,轻视它们,也不能违反法律,从而对生物造成伤害。他们应该从实际出发,因地制宜,追求高分和满分。这种错位弊大于利。

开展以学生为本的教学改革

事实上,在宇易几十年的教育生涯中,她一直非常注重从学生的实际出发,并在教学实践中尝试了许多改革。

20世纪60年代初,宇易当时还是一名普通的语文教师。她已经迈出了语文教学改革的一步。在当时的教学实践中,余一意识到语文教学低效的原因是教学往往从教材开始,而不是从学生开始。课文中所涉及的所有汉语知识都是非常详细地灌输的,这与学生的学习现实脱节。教学方法很复杂,而且有许多方法是程序化的。例如,对单词的解释可以指导学生使用参考书。为什么要把它们一个接一个地写在黑板上来解释单词的意思?因此,宇易从改进教学方法入手,注重课堂上的启发和引导,不接手,不相信自己的解释,不垄断课堂上的教学时间,把时间自由地给学生。这样,在学生的学习权利方面迈出了新的一步。

复试时,余一计划根据不同学生知识基础的明显差异,将学生分为快班、中班和慢班。然而,领导人不敢做出决定。有些人建议余一,你以前受的苦还不够多吗?因此,宇易自担风险,坚决决定这样做。在第一批高中考生中,有两个班的学生被大学录取,这充分证明了她的方法是有效的。黄寅告诉记者,余一老师曾经说过,年轻人在成长过程中必须有求知欲。一旦受到刺激,他们会有好的结果。”因此,她一直强调教师应该在今天的课堂上教书,思考学生的未来,一旦学生学习的黄金时期被推迟,他们就再也无法弥补了。不管有多难,他们都不能推迟孩子的成长。"

1978年,宇易被评为上海第一批优秀教师。在接受评估的8名高中教师中,7名来自上海的重点高中,只有宇易来自该地区的重点学校。宇易曾经说过,如果说“努力学习”是做一名语文教师的支柱之一,那么另一个支柱就是“勇敢实践”,主要是指认真讲授每一课。在评出顶级教师后,余一几乎每堂课都是公开开始的,全国只有20到30人在听,300到400人在听。此外,他在课堂上没有排练就听了。那时,一个班每周有六节语文课和六节早读课。公开课后,他们经常不得不谈论班级,听老师的评论。据粗略估计,宇易先后参加了2000多个公开课,并教了一批年轻的中国教师。从前,有一位年轻的老师跟随并研究了余一的教学方法。听了余一的公开课后,她发现每堂课都不一样。即使她谈论同一个班级,每个班级都是创新的。

从校长岗位上退休后,余一把注意力转移到教师专业发展的理论建设上。他先后编辑了《现代教师研究导论》(全国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通用教材)和一系列现代教师自我发展书籍(18本,如《教师人格魅力》、《教师审美情趣》、《教师热爱生活情结》、《教师思维品质》等)。),现代教师研究导论也成为中国第一部关于现代教师研究的理论著作。

2018年12月18日,余一获得“改革先锋”奖章,成为100名获奖者中基础教育部门的唯一代表。她说,老师们正致力于塑造学生的生活,一只肩膀承载着学生的现在,一只肩膀承载着国家的未来。今天的教育质量是明天的国家质量。我们需要的是人才、学习和知识。我们需要的是无限的忠诚。“尽我所能,学会成为一名人类教师是我一生追求的目标。”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文/周吴语图/受访者提供)

彩票app 云南快乐十分 12bet 快3娱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