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出资两万元,贵州一教师为残疾学生建“一人学校”

个人捐款2万元花了三个月时间建造了两个房间、定制书桌和黑板。

贵州的一名教师为残疾学生建立了一所“一人学校”

今年9月新学期开始时,离贵州省武川县30公里的沙坝村沈家堡村的一所特殊学校又开学了。这个村子里的学校没有宏伟的校门,宽敞的操场和漂亮的教学楼,只有两座绿色的瓦房,整个学校只有一个老师和一个学生。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这所学校是由当地小学教师菅南忠专门为沈晓妍一名10岁残疾儿童修建的。沈晓妍患有脊髓灰质炎,他的父母也患有残疾。当地政府部门为这个家庭提供生活津贴。菅南忠,作为一名助教,在2018年建了这所学校三个月。沈晓妍在那年9月开始了她的学习生涯。

8岁的沈晓妍

我想带一个新书包去教室学习

2016年秋,菅南忠在吴川县参加教育扶贫,是沈小蓉的导师。一天中午,沈小蓉向学校老师哭诉他不能再去上学了,他的父母和姐姐需要照顾他。得知情况后,学校老师组织了对沈小蓉家的家访,发现家里的四个成员都是残疾人,不能自理。

很快,当地乡镇政府和学校组成了一个支持小组,六个人轮流帮助沈小蓉的家人。当菅直人第三次去沈小蓉家的时候,他听到了沈小蓉姐妹之间的对话:8岁的妹妹沈晓妍抱住她的妹妹沈小蓉,哭着说:“我想在城里学习。我想像你一样去教室,带一个新书包,和孩子们一起玩。”这一幕感动了菅直人。

"我不想丢下一个孩子让沈晓妍去上学。"菅南忠有这个想法。但这一想法也面临实际问题。沈晓妍的家离学校30多公里。去学校的路很长,而且道路很糟糕。然而,沈晓妍患有脊髓灰质炎,只有60多厘米高。她不能正常行走,从小就一直在长凳上行走。

当地有关部门曾申请为沈晓妍开办一所特殊学校。县城的特殊学校主要面向聋哑儿童和脑瘫儿童,这是不合适的。最近的合适学校在遵义市,离家大约200公里,需要交通工具。他的家人也有很多担忧。

学校

建造一所“单人学校”花了三个月的时间

沈晓妍几次向菅直人表达了自己的愿望:去一所普通学校学习。从2018年开始,菅直人决定满足孩子们的愿望。他和他的妻子每人拿出两个月的工资,大约2万元,并要求人们在沈晓妍房子的空地上盖两栋房子。书桌和黑板是专门为沈晓妍设计的,院子里还专门竖起了国旗和旗杆。

学校将于2018年5月开工建设,8月竣工,9月1日准时开学。它与正常学校开放时间相同,包括教材和考试。沈晓妍的学习生涯已经正式开始。菅南忠为沈晓妍开设了一门特殊的课程,包括拼音、数学、美术等。她将在周末和假期上课。

得知Kan nan zhong为沈晓妍建了一所学校的消息后,吴川县副县长、县扶贫办等领导也专门走访了这所“一人学校”,向师生表示慰问。

今后

希望补贴能持续到孩子们上大学。

沈晓妍上学后,菅南忠看到了她明显的变化。我第一次见到沈晓妍时,她不敢说话。现在它逐渐变得活跃,不再自我封闭。

菅南忠周末去上课。他早上辅导语文,下午辅导数学,美术课穿插着讲座。“沈晓妍很聪明,我分配的任务她能认真完成。她画的画非常漂亮。她可以通过拼音流畅地阅读课文。”菅直人称沈晓妍的成绩非常好。和其他学生一样,她在同一份试卷上可以得到80分以上,有时甚至超过90分,这让他觉得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菅直人对未来有计划。沈晓妍三四年级的时候,他计划在都路街中心学校附近租一栋房子,方便小燕的妈妈照顾她。菅直人还计划让沈晓妍一直上大学。在此期间,他会一直帮助她。沈晓妍非常喜欢她现在的学习生活。她特别珍惜她的老师阚楠忠的心。

对话

任何孩子都不能落下。

2018年,贵州省婺川自治县都路街道中心学校党支部书记阚楠中花了三个月时间在沙巴村为沈家堡的沈晓妍建了一所“一人学校”。今年,患有脊髓灰质炎的沈晓妍已经开始了她的二年级。菅直人对这个孩子有更长远的考虑。他希望带沈晓妍出去,帮助她从小学升入大学。“为孩子们建这所学校是一次美丽的邂逅。每个孩子都不能落后于教育。”

《北京日报》:为什么要为学生建一所学校?

菅直人:沈晓妍的家庭非常特别。家庭的四个成员都有残疾,他们的父母几乎没有生活能力。这种情况越多,越多的孩子需要教育。沈晓妍非常想学习,这个愿望一直根植于她的心中。然而,考虑到她的家庭等实际情况,作为一名教师,我想满足她的愿望。我有能力建一所学校,所以我决定这样做。

《北京日报》:学校建成后,孩子们发生了什么变化?

菅南忠:孩子的变化肉眼可见。她已经开始接触知识,了解外面的世界。她的视野开阔了,对知识的渴望也增强了。孩子的性格也开始活跃起来,敢于与人交流,不再像以前那样患有自闭症。这是一个积极健康的儿童发展方向。

《北京日报》:老师教学生所有科目有困难吗?

菅直人:我自己教数学。目前这门课没有问题。然而,在拼音或其他科目的发音上,孩子们需要更加专业地学习。为了解决这些困难,我买了一台儿童学习机,可以播放光盘和教育卡通片。她看了看漫画,可以跟着看。

《北京日报》:孩子们学得越来越多了。如果他们不能做他们想做的呢?

菅直人:我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我的孩子很小,没有广泛的知识。我仍然可以教他们。她将来不能这样做,所以她现在正在考虑送她去一所普通学校。这个孩子智力没有问题,非常聪明,学东西很快,而且比我们班的许多孩子成绩都好。我计划带我三年级和四年级的孩子去上学,并在附近为她租一栋房子。现在我和我妻子已经开始这样做了。我妻子教孩子的母亲做饭,将来可以互相照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